首页>新闻中心

地方金融控股集团承载的诉求与希望

2017年 02月16日

四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月10日正式挂牌,力争5年内总资产及业务规模超过1万亿,力求成为四川乃至中国西部的“淡马锡”。目前除核心企业大部分需新设外,四川金控旗下的其余各类金融企业多已成立,覆盖融资租赁、金融租赁、担保、资产管理、产权交易、互联网金融、基金等各类金融业态。可以说,这是地方金改探索的又一有效形式。

  我国金融主管部门至今尚未对金融控股公司下过明确定义,但从通俗意义上理解,金融控股公司是纯粹控股公司,作为金融控股公司的母公司不直接从事任何事业性经营,专事控股银行、证券、保险、信托机构中的两类以上子公司,子公司之间实行严格的分业管理体制;且金融性资产占金融控股公司的绝对主体。

  当前,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亟须金控集团提供多元金融服务,因为大部分新兴产业因资产规模小、担保能力不足等问题导致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收紧对其贷款发放,需地方政府凭借强大行政资源组建跨金融业界的“全能型”金融控股公司来为经济转型升级提供全面支持。同时,新兴行业崛起是推动多层次资本市场及多元金融结构形成的主要力量之一,金控集团的建立也将补充对新兴行业的资金需求,提供比间接融资更有效的多层次资本支持。金控集团能发挥在统筹、协同各类金融资源和要素交易方面的优势,通过统筹银行贷款、信托计划、资管计划、保险产品,以及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私募股权基金、互联网金融产品等多种形式,多方募集社会资金,将资金与当地优质资产和项目对接,有效促进地方经济转型创新发展。同时,这也是适应金融监管新变化的需要。金控模式中的多牌照金融资源由平台集中掌控,符合将全部监管机构集中于一家监管机构内的思路,将有效避免监管重复、缺位、监管机构间协调不当等问题。还有,这更是促进地方经济全面融合发展的需要。金控集团目的是以构建多元化、多层次金融供给体系为突破口,促进金融转型与实体经济转型相匹配,拓展实体经济的广度、深度和高度。

  金控平台拥有丰富的金融资源,可实现金融与产业资源的有效对接,业务合作渠道更加多元,信息资源及时共享,能大大降低业务板块之间在交易中产生的搜寻和谈判成本。金控集团子公司可实现业务渠道嫁接,促进各项业务联动;并凭借多元化的金融资源形成内部资本市场,降低子公司之间资金的拆借成本,推动子公司产品的多元化组合。金控平台可持续地为公司业务扩张补充资本金,壮大集团资本实力,并借助金控平台的资本市场功能,大幅提升子公司的业务资产证券化水平,有望享受资本市场溢价效应带来的价值增值。金控平台在管理和激励机制创新上也有较大突破,子公司体量小、经营灵活、业绩弹性大,既有利于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实施、推进和考核,又可对高管和员工产生更强的激发效应,对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以及盈利的提升有更明显的提升作用。

  如此看来,组建金控集团,实质上是地方政府意欲寻找一条摆脱原有金融业对地方经济发展形成束缚或制约的第二条道路。首先,这能有效弥补地方金融的各种短板,有力提高地方政府对金融的驾驭能力,使地方政府对服务实体经济有更多金融运作手段。金控平台让地方政府直接控制地方核心金融企业,掌握较为齐全的金融牌照,推进业务模式多样化,通过整合资源、客户、技术和服务渠道,打造环环相扣的资源协同生态圈,为当地企业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其次,组建金控集团,更有利于地方政府融资,拉动地方投资建设,提高多控公司运作的整体效率和竞争力,使地方政府有能力消除金融业服务短缺带来的负面影响,增强地方政府对金融资源整合的操控力,引导地方整体金融生态的形成。地方政府通过金控平台将金融资产统一到同一平台,有助于地方政府调配资源。再者,金控平台普遍有保险、融资租赁、券商、信托、创投等可实现股权、债权投融资功能的金融牌照,能为地方经济发展作贡献。此外,金控公司结合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将金融资产证券化,一箭三雕,取得溢价、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同时,有助于降低风险、提高业务能力,更能消除相互间的恶性竞争行为。金控公司顺应金融国企改革潮流,将更增强地方政府对国企混改的支持力。

  目前金融国企改革重点集中在国有资产证券化和国有资本运营两大领域,资产证券化是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最为彻底,也最有效率的路径;而这一切需通过地方政府控制的金控公司方能确保在不同投资主体之间交易,缓解资产专用性带来的成本问题,降低民营资本投资国有企业面临的风险,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步伐。

  显然,打造地方金控平台乃大势所趋。过去由于地方政府缺乏强有力的金融控股公司,各种金融业态分散、没有规模,既对地方经济发展失去较强支持能力,更对来自国有金融机构及股份制金融机构的冲击缺乏应对能力,在国有金融机构及股份制金融机构收缩金融业务,继而影响地方经济发展的态势下也无能为力。而地方金融控股公司则可颠覆传统地方金融格局,能极大提高地方政府的金融话语权。

  但需提醒的是,地方金融控股集团应服从国家宏观调控大局,不能站在地方本位主义立场上,尤其不能将更多资金投放于地方政府基建类项目而加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同时,应积极主动配合金融监管,制定好金融风险监管机制和框架,培育高素质金融风险监管队伍,进一步加大金融风险监管力度;切忌在金融监管上打马虎眼,以免对各种金融违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而加剧金融风险。

  (作者系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